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娱乐|时尚|财经|军事|体育|青年之声|高校|旅游|发现|视频|游戏|汽车|青春励志
阅读照亮乡村孩子成才路

发稿时间:2018-06-28 09:01:00 来源: 人民网-人民日报 中国青年网

  原标题:阅读照亮乡村孩子成才路(文化脉动)

  由国家新闻出版署和教育部主办的2018年全国“我的书屋·我的梦”农村少年儿童阅读实践活动启动仪式在柳州市竹鹅小学举办。

  本报记者 张 贺摄

  读书改变命运。近年来,随着政府加大对乡村阅读资源的投入,农村少年儿童缺少图书、阅读量偏低的状况正在发生改变。以农家书屋和农村校园图书馆为代表的一批乡村阅读平台正在成为孩子们成才的强大助力。

  书是留守儿童最好的陪伴

  “自从我爱上了阅读,书中那些惟妙惟肖的描述,将我带入了不一样的世界,让我着迷、久久地沉醉其中。为了能读到更多的书,我自告奋勇当起了村里的农家书屋管理员。虽然少了父母的陪伴,但我的课余生活因为阅读感到无比幸福。”这是广西小学生韦居旺的切身感受。

  6月14日,由国家新闻出版署和教育部主办的2018年全国“我的书屋·我的梦”农村少年儿童阅读实践活动启动仪式在柳州市竹鹅小学举办。韦居旺代表广西农村学生作了发言。两年前,韦居旺以一篇《我是小小图书管理员》获得了征文活动的一等奖。

  现就读于柳州市南环小学六年级的韦居旺是留守儿童,父亲开货车跑运输,通常两三个星期才能回家一次,妈妈也要上班,更多的时间都是他和妹妹独自在家,而书就成了他们最亲密的伙伴。自从村里有了农家书屋他就经常去,为了能多借书,他主动提出要做图书管理员。“多读书让我写作文不费劲。”韦居旺略带腼腆地说自己的成绩一直是班里前几名。

  与韦居旺一样,阅读已经成为许多农村留守儿童不可或缺的生活方式。启动仪式举办地柳州市竹鹅小学就是一所农民工子女定点学校,1054名在校生中进城务工子弟945人,占比89.66%。竹鹅小学主管教学工作的副校长杨桂珍对记者说,我们学校大部分学生是农民工子弟,家庭的读书环境普遍不理想,所以学校非常重视在校园营造书香氛围,除了建有图书馆,每个班级都配备图书角,教学楼的楼梯拐角处都设置“花窗书屋”,随意取阅。学校每周都会利用一个下午的时间进行师生共读,激发孩子们对阅读和朗读的热情。浓烈的书香氛围给来访者留下了深刻印象,儿童文学作家曹文轩在参观后激动地说:“这所学校文化氛围很浓厚……从这所学校走出去的孩子一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据统计,我国现有农村留守儿童5800多万,约占农村儿童的37%。在全民阅读广泛开展的今天,如何使农村孩子“一个不能少”成为政府主管部门优先考虑的问题。各地农家书屋持续加强少儿类出版物的供给,少儿类图书已经占到农家书屋配书总量的38%,超越种养殖类图书而成为第一大类。为大力推动全民阅读活动,加强农家书屋维护使用,国家新闻出版署联合教育部门连续5年开展“我的书屋·我的梦”农村少年儿童阅读实践活动,参加活动学生人数累计达到上百万人次。

  各地新闻出版行政部门普遍开展关爱留守儿童的扶助措施,吉林省为农村留守儿童发放民生读本,开展城乡中小学阅读结对子活动,极大激发了乡村留守儿童的读书热情,每年全省各农家书屋开展的阅读活动达2000多场次。

  国家新闻出版署印刷发行司司长刘晓凯说,目前农村青壮年普遍外出打工,乡村里老人孩子居多,农家书屋也必须有针对性地提供阅读服务。今年各地农家书屋将继续通过主题阅读示范、名家辅导讲座、名篇诵读专场、阅读需求调研、出版社图书捐赠等活动,让农村少年儿童敦品立志、学习创造,培养好思想、好品行、好习惯,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大力培养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促进少年儿童全面发展和健康成长,把农家书屋打造成为农村少年儿童的精神乐园和第二课堂。

  阅读提升学生精神面貌

  “同学们,你们最近一次问的‘为什么’都是什么呢?”《十万个为什么》责任编辑黄劲草的提问立刻引来齐刷刷的举手和争先恐后地回答。

  “我今天早上问妈妈为什么不给我买玩具。”“我问爸爸我是从哪儿来的。”“我问了恐龙为什么灭绝。”……

  作为“我的书屋·我的梦”主题活动之一,请名编辑、名作家授课是最受孩子们欢迎的。而竹鹅小学同学们自信、活泼的精神面貌也给老师们留下了美好的印象。“知识面广、思维活跃、敢于表现自己,一点儿都不像以前的农村孩子那么拘谨畏缩,和城里孩子没什么区别。”黄劲草说。

  几年前在为《十万个为什么》征集问题时,黄劲草发现,越是低年级的孩子问的问题越有趣、越具有根本性,像“人是从哪儿来的”“世界上第一朵花是什么时候在哪儿开的”等问题都出自小学生,而到了高中阶段,学生们问的问题就非常具体,不再具有终极追问的性质了。“求知欲是人类的本性,而孩子们的好奇心是最旺盛的,在这个阶段有意识地引导他们去书中寻找答案,对于他们的成长益处很大。”黄劲草说。

  农村孩子精神状态的焕然一新与学校高度重视阅读以及阅读条件的大幅改善有直接联系。柳州市太阳村中心校是柳南区唯一的农村寄宿制小学,948名学生拥有一座藏书量达3万多册的图书馆,人均图书达到31册,高于教育部规定的人均25册的标准。为促进图书的有效利用,学校因地制宜,建设了多种形式的开放式阅览室:班级里有图书角,操场上有“阳光书吧”,楼梯角有“小小阅读角”,宿舍里有小书架,同学们可以随时随地随意借阅。校长许洁珊说,每年全校图书的流通量在1.5万册次左右,上级部门每年都会配发新书,社会捐赠的图书也很多。“上学不用花钱,住宿不用花钱,连被褥都是政府配发的,看书就更不用花钱了,今天农村孩子的学习和阅读环境比以前哪怕就是比几年前也已经好太多了。”许洁珊说。

  继续缩小城乡阅读差

  目前全国58.7万家农家书屋配备图书超过11亿册,极大改变了农民看书难、借书难的问题,但由于历史原因,农村少年儿童的阅读状况依然落后于城镇同龄人。

  据第十五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我国0—17周岁未成年人图书阅读率、阅读量城乡差异明显。2017年,我国城镇0—17周岁未成年人图书阅读率为90.0%,较农村未成年人的79.7%高10.3个百分点。城镇0—17周岁未成年人图书阅读量为10.10本,较农村未成年人的7.44本高2.66本。

  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国民阅读率调查项目负责人徐升国分析认为,农村未成年人阅读率低于城镇未成年人,既有农村阅读资源不足的原因,也有农村家庭阅读氛围和阅读习惯不足的原因,“如果家长本身不爱读书对孩子就会产生不良影响。”

  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公益研究院的调研也显示,在贵州、四川、云南、山西、河南等地的乡村学校,超过71%的受访者表示家庭藏书低于10本,接近20%的孩子家里一本藏书都没有。

  据重庆针对1200名留守儿童的调查,农村留守儿童存在阅读时间不足、纸质阅读渠道狭窄、缺少有效的阅读指导、阅读困惑较多等问题。22.1%的受调查儿童表示,每周课外阅读时间少于1个小时,主要是在寒暑假期间集中阅读课外书,而主要的获取图书的来源是“同学间互借”。

  “乡村振兴需要新一代有知识有文化的乡村少年儿童。在这种情况下,就更需要我们加大农家书屋等公共文化服务机构的建设力度,吸引农村孩子到书屋来,从小培养阅读习惯。”刘晓凯指出。他说,目前阅读活动集中在大中城市,真正面向农民的有品牌有品位的阅读活动还很少,这对于吸引农村居民阅读是不利的。“我们将继续通过一些主题活动邀请作家、编辑等社会热心人士为农村孩子做讲座,为孩子们做阅读指导,让农村孩子也能享受到高质量的阅读活动。”

  广西壮族自治区新闻出版广电局副局长朱日荣建议,应该把农村少年儿童作为农家书屋的阅读主体。他说广西有800万中小学生,其中400多万在农村,如果每年利用寒暑假开展阅读活动,农家书屋就能使400多万农村中小学生受益。

  《 人民日报 》( 2018年06月28日 19 版)

责任编辑:熊真
返回首页>>
热图

排行

扫描二维码进入

“青年之声”微信

扫描二维码进入

中国青年网微博

扫描二维码进入

"畅想星声"全国大学生

网络歌唱大赛

x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服务人才招聘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Youth.cn. 请发送qnb至10658000 订阅手机青年报

共青团中央主办 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承办 版权所有:中国青年网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1020872号-17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