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看点|娱乐|财经|舆情|教育|第一书记网|地方|发现|游戏|汽车
翟雁:做公益就要“不到黄河不死心”

发稿时间:2017-11-07 10:00:00 来源: 公益时报 中国青年网

  2016年底,翟雁在成都分享志愿者管理经验

  当记者与北京惠泽人公益发展中心创始人翟雁在她北京西大望路的办公室里面对面时,记者很是惊异于翟雁看上去的年轻。“想永远年轻吗?做公益就是最好的抗衰老秘方。”身材瘦小、留着短发的翟雁,透过那副凸显知性的眼镜,半开玩笑地说道。

  自2003年创办北京惠泽人公益发展中心至今,翟雁已组织上万名专业志愿者为上千家社会机构提供专业服务,让更多的爱心志愿者成为了专业志愿者。

  在公益圈,翟雁有个“喜新厌旧”的名头。翟雁说这个名头她认,因为惠泽人的发展战略基本上5年就是一变,她和同事们每天都在琢磨同一件事:创新。还有人说翟做得有点“傻”——辛苦好几年做项目、搞创新,成型的公益模式一出炉很快就交由政府接手推广,自个又乐颠颠地去攒下一个新项目了。翟雁对此不以为然,她觉得“惠泽人”的公益价值正在于此。

  “我这辈子就认定这一个理了:做公益就是要‘不到黄河不死心’,即使失败,我也认了。”

  志愿精神的本质是“我要做”,而非“要我做”

  记者:很多人对做公益很有想法和热情,但目前真正在册的志愿者占比很小,在你看来原因是?

  翟雁:从根本上总结只有三个字:“行政化”。我们追本溯源,为什么“志愿服务”最终会导致人们“不自愿”了呢?

  现实中很多真实的例子可以说明这个问题——当一个人有某种意愿、想去做某件事的时候,你帮他不断地将这种意愿以自然、舒适、内化的状态去加强,那么这种意愿就会演变为可持续的动力,最终付诸实施;但如果相反,当内因变成外部的诱因,一旦外部的诱因撤掉,那他自身动力就会马上没有了。

  同理,当加入志愿者行列成为一种行政命令的时候,我本来想去,但你用命令来让我加入的时候,我就得琢磨了——“好吧,我去。那你给我点什么好处呢?”“好,我给,发洗衣粉、发肥皂。”于是,呼啦啦来一批人,都注册了都成了志愿者了,领走了洗衣粉、肥皂,至于最后志愿服务的效果到底怎么样,那就是另外一回事。

  志愿精神的本质是“我要做”,而现在变成了“要我做”,原因在于国内目前的志愿服务限于行政化的机制,没有被自发自愿地激活。实质是因为政府太想把这件事情做好了,但因为背后没有一套科学可行的理论体系做指导,导致推行过程过于僵化强硬,反而适得其反。

责任编辑:lisa
返回首页>>
热图

排行

扫描二维码进入

“青年之声”微信

扫描二维码进入

中国青年网微博

扫描二维码进入

"畅想星声"全国大学生

网络歌唱大赛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