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看点|娱乐|财经|舆情|教育|第一书记网|地方|发现|游戏|汽车
贫困山区女孩第一次与妈妈过年

发稿时间:2018-02-22 09:28:51 来源: 新华网 中国青年网

   “见了面后你要叫(妈妈)。”“我不叫。”从李莉萍和奶奶的对话中似乎听出了她对这份“迟到”的母爱的抗拒。

  18岁的李莉萍在四川广元昭化区元坝中学读高三,而她的母亲在相隔千里之外的浙江绍兴的一家针织厂打工。到目前为止,她们从来没有在一起过过年,今年在新华社客户端春运期间举办的“送留守儿童进城与父母过年”活动中,李莉萍通过征集入选,将前往绍兴与母亲团聚。

  “为什么今年想去妈妈那过年?”李莉萍抿着嘴,揪着手指,不知道怎么回答。

  “在娃七个月大的时候她妈就出去打工,与她爸离婚后很少回来,孩子她爸也常年不在家,娃从小跟我和她爷爷一起生活,今年18岁了,从来没跟她妈一起过过年。”一家人围着火盆,65岁的奶奶樊田英心疼地摩挲着孙女的手,眼睛有些湿润。

  一年中跟妈妈电话联系3、4次,每次在5分钟之内,通话内容基本上是“成绩怎么样?”“身体怎么样?”的简单问候……与同龄孩子比起来,妈妈在李莉萍的生活中成了熟悉的“陌生人”。

  2月8日早上7点李莉萍从广元出发,坐飞机到杭州,再从杭州坐高铁到绍兴,这是她第一次出远门,也是第一次坐飞机、高铁。被同学们称为“萍哥”、性格开朗的她,面对新鲜的体验似乎没有很兴奋。

  “我们只见过两次,上一次见面还是两年前。”在候机大厅,李莉萍隔着玻璃看机场跑道上起飞、降落的飞机。

  妈妈朱春艳离婚后又重新组建了家庭,育有一儿一女,现在住在绍兴市漓渚镇中义村,平时工作很辛苦,早上7点就要到针织厂上班。

  一路上,李莉萍偶尔跟记者谈论学校的趣事,其他时间多是沉默。可能是出于这个年纪的敏感,她有意回避了与妈妈有关的话题。

  从杭州到绍兴坐高铁只需19分钟,李莉萍开始紧张起来,她不停地揉着手里的票,眼睛望向窗外。

  此时的朱春艳已在出站口站了近两个小时,为这一天,她提前请假,吃过早饭就坐上了公交车,转两趟车后才到达绍兴北站。

  “看到了吗?在哪?”李莉萍脚步加快,“到了到了。”人群中朱春艳挥着手走过来。

  一见面,妈妈接过李莉萍的书包,“你模拟考试考了吗?”“刚考完。”李莉萍紧跟着妈妈,母女两人越走越近。那一刻李莉萍卸下了所有的生疏、忐忑与紧张,记者看到了女儿和妈妈久违的亲密。

  妈妈朱春艳始终觉得对李莉萍亏欠太多,“我这么多年没有尽到做母亲的责任,重组家庭后因为一些原因也没回去,每次过年我都盼着和她团聚。”她一遍遍地捋着女儿的头发,“以后肯定见面越来越多。”

  据民政部统计,截至2016年底,在中国留守儿童超过900万。“因为长时间无法与父母相见,留守儿童有着强烈的被忽视感,亲子关系是孩子成长过程中最重要的关系之一,很多父母在这个关键时期缺席,除了社会的关爱,更多的还应该是父母的陪伴与沟通。”广元市妇联家儿部工作人员赵红说道。

  崭新的羽绒服、毛衣、裤子、鞋子,还有绍兴当地的醉鱼干……一回到家,朱春艳把早早准备好的礼物拿了出来。“姐姐,给你糖。”就在李莉萍试穿新衣服的时候,同母异父的弟弟跑过来。

  2月15日年三十,李莉萍帮着妈妈一家一起准备晚上的大餐。朱春艳虽然多年没有回家,她仍然保持着四川的饮食习惯,“今晚一定要把腊肉炒了。”她指的正是奶奶在李莉萍临出发前装的特产。

  “鱼来了……”朱春艳端上最后一个菜,除夕大餐开始了,“你尝尝这个鱼圆,可鲜了。”“这是特意买的土鸡,多吃几块鸡肉。”一家人围桌而坐,李莉萍的碗里就被夹得满满的。此时,锅里煲的汤散发出阵阵香味。

  “终于全了,来,我们自拍一个。”朱春艳提议道。一家人的笑容定格在这张全家福上。

  由于这是李莉萍第一次来绍兴,年后朱春艳没有带孩子们串门拜年,而是一起去了绍兴的景点。“以前在课文里学过,知道这个地方。”李莉萍说,在鲁迅故居,她和弟弟妹妹相互追逐着……“这是这么多年来过得最舒心的一个年,她答应我暑假再过来。”朱春艳告诉记者。

责任编辑:lisa
返回首页>>
热图

排行

扫描二维码进入

“青年之声”微信

扫描二维码进入

中国青年网微博

扫描二维码进入

"畅想星声"全国大学生

网络歌唱大赛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