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看点|娱乐|财经|舆情|教育|第一书记网|地方|发现|游戏|汽车
侣行:送地球一份温暖的礼物

发稿时间:2018-07-13 10:00:00 来源: 中青在线 中国青年网

  牛粪画 资料图片

  张昕宇和梁红 资料图片

  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砸下来,电闪雷鸣的傍晚,张昕宇和梁红开着曾一起出生入死的伙伴改装的越野奔驰车“大白”,冲进了他们位于北京东南四环外工作室的小院。逼近40摄氏度的高温里,出现在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面前的这对“传奇侠侣”,仍旧全身户外装备,一副随时准备出发的样子。

  10年里,这对以自己极端的方式环游世界好几圈的70后北京夫妻,每年也就一两个月留在北京改装各种东西、办签证和大鱼大肉催肥,不是在路上,就是在准备上路。6月开启的《我们的侣行》第二季里,张昕宇和梁红计划横跨四大洲,用科技点亮世界,给人类共同的地球送上一份温暖的礼物。

  刚从哥伦比亚回来,又要马不停蹄奔赴所罗门群岛。10年奔波,常人眼里的辛苦和危险,这对夫妻却视之为自己的生活。

  我们想为这世界做些什么

  北京时间6月2日晚,一只由3000盏太阳能灯组成、被两束橄榄枝围绕的山地大猩猩图案,在卢旺达火山公园6400平方米的土地上被“侣行”团队点亮了。看到无人机拍摄的画面,当地人连呼amazing(吃惊,令人惊异——记者注)。

  为了把3000盏太阳能灯运到内陆国家卢旺达,张昕宇费尽心机。先用海运耗时1个月零22天运到坦桑尼亚,转陆路到卢旺达,受路况限制,还得把灯从集装箱倒到小货车里,再一点点运到海拔近2700米的目的地。“约10亩地的范围里,把所有线格走一遍就是14公里,从早上5点折腾到晚上8点,当最后一盏灯亮起来,一切都值了。”张昕宇说。

  被国际自然保护联盟定为“极危”物种的山地大猩猩,目前仅有1000只左右。为了保护饱受疾病、战乱和偷猎活动威胁的山地大猩猩,至今已有175名巡护员献出了生命,而大猩猩医生的每次医治也都是一次死亡之旅。

  “光有美好和积极的含义,会给人带来温暖和希望,希望这束光能唤起大家对山地大猩猩的保护意识,同时也以自己的方式致敬那些用生命守护它们的人们。”梁红说。

  很多人心目中浪漫的环球旅行,到张昕宇和梁红这里,却变成了疯狂的极限挑战之旅——从2012年开始,他们深入“恐怖之都”索马里,探访“鬼城”切尔诺贝利,在“地球寒极”奥依米亚康零下50多摄氏度的户外露营,跳进满是食人鱼的亚马逊河,在1190摄氏度的马鲁姆活火山洞口插上国旗,自驾帆船环球航行两万海里,北极求婚,南极结婚,驾车穿越中东大部分战乱之地,在阿富汗因点亮巴米扬大佛被塔利班通缉,以5万美元悬赏人头,自驾中国飞机环球飞行……他们的故事被制作成无脚本户外纪实真人秀《侣行》及《我们的侣行》,“侣行夫妇”的大名不胫而走。

  “最初的《侣行》是为了完成我和梁红的一些小梦想,走过近200个国家,在10年计划的最后一年,我们想为这世界做些什么。”张昕宇说,除了猎奇冒险,这一季的“侣行”有了更多的人文关怀,他们要跨越四大洲,以行为艺术的方式为地球做4件关系到全人类共同命运的事。

  最新一轮的世界环游,是从俄罗斯打捞二战记忆开始的。为了纪念战争中逝去的灵魂,他们在俄罗斯搭建了一面水幕光影墙,把在中俄两国收集到的老兵故事投在上面。光影墙上的每一滴水珠,都是一颗眼泪、一个灵魂,都在无声诉说着战争的残酷、和平的可贵。

  他们还把一场闪电音乐节带到内战绵延50多年的哥伦比亚,现场一把由武器改装的特殊吉他奏响摇滚版《欢乐颂》,数百人跟着高歌狂欢。当地音乐人说,武器可以变成乐器,音乐可以带来和平。

  在“世界尽头”所罗门群岛,张昕宇和梁红将用在中国收集到的钢铁,复原一座被海水淹没的房屋,纪念那些因全球气候变暖海平面上升而被淹没的家园。建造房屋的钢铁来源于全国各地的“侣粉”,家里的老物件、厨房里的厨具、一把大锁、一枚纪念章……他们寄来的记载着各自记忆和故事的金属,一度堆满了“侣行”工作室的小院。“沉到海底的钢铁房屋可以成为珊瑚礁的基床,也可以成为一个独特的潜水胜地,带动当地的经济。”梁红说,这些年满世界跑,深深感受到“地球村”的涵义,它是人类共同的家园,而他们也“从‘行者’变成了‘行动者’,想站在人类的高度为地球做点事”。

  爱一个人,就要帮他完成梦想

  驾驶“北京号”帆船,历时231天,航行两万海里,北京时间2014年2月25日傍晚,张昕宇和梁红最终完成了他们儿时的梦想,在离北京两万公里的南极举办了梦想中的婚礼,这也是中国人在南极举行的第一场婚礼。

  这次帆船环球之旅,张昕宇和梁红选择的是最艰难的一条航线。2013年7月5日出发后,“北京号”就在中国海遭遇了16级狂风,梁红因为晕船数日无法进食;在对马岛,船体大量进水;到阿图岛时,船上补给严重短缺,柴油见底,淡水也消耗得差不多了;在北太平洋,风暴扯碎了船帆,刮掉了雷达,裸露的雷达电线导致全船短路,梁红至今心有余悸。当时看到她的痛苦,张昕宇几近崩溃,一路笑着的梁红却哭了:“南极就在眼前,为什么要放弃?”她相信,爱一个人,就要帮他完成梦想。

  张昕宇和梁红从小在北京胡同里长大,一个是严谨的科技控,一个是大气的北京妞。在幼儿园,6岁的张昕宇就认识了小他两岁的梁红,从玩伴到情侣,一牵手就是30多年。

  1998年,退伍回家的张昕宇和梁红一起创业,短短几年内成为千万富翁。为钱奔波的日子里,幼时环游世界的梦想一直搁浅着,直到2008年四川汶川特大地震。在受灾严重的汉旺镇,张昕宇的“北京希望救援队”带着几百公斤的救援设备和物资,急切地想要抢救废墟中的生命,可10多天里,每天面对的都是死亡。

  “我们总在等待有合适的时间、有充足的能力、有适宜的机会再去实现梦想,却忘了生命如此脆弱,稍纵即逝。”回到北京后,张昕宇对梁红说,要不咱换个活法,去环游世界?

  放下手里的生意,两人定了个10年环球旅行计划:5年筹备,5年行走。张昕宇说的环游世界,可不是走马观花到处尝美食赏美景,而是真刀实枪去探险,对此梁红越走越有感触:“老张选的路,永远是最难走的路。”他们花了4年时间,拿下了帆船、潜水、摩托艇、直升机、动力伞、滑翔伞等几十个执照,学习了各种机械维修、医疗护理、气象物理等知识。“你能想到和想不到的证书我都有,连厨师证都有。”张昕宇得意地说。

  艺高人胆大。夫妻俩第一站选择的就是战乱的索马里,原因仅仅是偶然看到的一部电影《黑鹰坠落》,还有对索马里海盗的好奇。

  “其实很幸运,我们能够互相陪伴着对方成长,一起去看最美的风景。”梁红直言,一开始他们的初衷只是把自己看到的世界记录下来,第一次远行,他们还带着摄像机说明书,边走边学。第一次环球旅行换来了300个TB的视频素材,偶然机会被朋友建议放到网上。2013年6月,互联网首档户外真人秀节目《侣行》第一季在优酷网开播了,后来又有了《我们的侣行》《地球之极·侣行》。几年来,《侣行》系列节目全网播放量超过20亿次,成了国内唯一一档不购买国外版权、没有明星参与的原创现象级综艺节目。

  没有一场旅行可以说走就走

  2017年1月29日,大年初二,张昕宇和梁红驾驶一架退役国产运-12飞机,从近零下20摄氏度的哈尔滨太平国际机场出发,用4个月时间飞越四大洲、三大洋,四次跨越赤道,途经23个国家,总航程6万公里,实现了中国制造飞机的首次环球飞行。

  为了准备近年来最具挑战性的这趟旅程,夫妻俩在大兴安岭住了半年多,每天完成七八个小时的飞行训练,飞行菜鸟生生练成了直飞国际航线的运输机机长。出发前几个月,张昕宇每晚都会看一集Discovery的《空中浩劫》,反复琢磨片中300多起人类因未曾计算到的错误而引发的空难。

  被张昕宇叫做“超级白”的这架运-12,已服役33年,没有自动驾驶仪,为把单次航程从1340公里增加到2000公里,机舱内部被拆成了极尽简陋的“二战样式”,增加了两个可装载450升燃油的副油箱。张昕宇还想尽办法在飞机里塞进了海事卫星系统、铱星通讯系统、紧急定位装置ELT,加强了机体结构,为配合雪地等复杂地形降落提升了液压系统。

  “说实话,我是个胆子特别小的人,每走一步都特别小心,每次都想把所有的危险都计算到。”处女座的张昕宇反对“说走就走的旅行”,永远在“砍柴”前两年就开始“磨刀”。为了完成这次环球飞行,他对飞机的检查到了严苛程度,有时候会把所有能打开的零件都打开,甚至拆上千颗螺丝去检查。

  即便这样,螺丝松动、油汞故障、机体结冰、天线松落,突如其来的险情在飞行中还是比比皆是。“真正遇到问题的瞬间,想的是如何处理问题,躲开危险。害怕死亡,没有意义。如果准备得足够充分,我相信可以完成这个过程,万一发生意外,那就面对死亡吧。我们能够做的,就是不让自己遗憾和后悔。”梁红说。

  在索马里,很多时候他们的生死就在一个民兵的一念之间。为了巴米扬之行的安全,张昕宇雇了3辆防弹车和接近40人的安保部队,方案细化到100公里内的恐怖分子如果突袭,团队如何撤退。

  两辆经张昕宇自己改装后、防弹级别达到十级的防弹车,是《侣行》第三季的主要交通工具,每辆车都被装上了射程达3公里的远光灯和环车身360度无死角的近光灯,底盘下追加的油箱可以储存1吨油。

  2013年,为了自驾帆船到南极,张昕宇和梁红遍访欧洲船厂,在荷兰找到一条二手帆船,经半年时间改装,船上被安了4000多个接口、6万多米电线、4台发电机、6部卫星电话和大大小小的螺丝。

  帆船环游过北半球西风带时,最高的浪有两层楼高,常常这一秒还在楼顶,下一秒就摔到地面;过德雷克海峡时,张昕宇几晚不睡盯着雷达,周围都是沉默却危险的冰川,海底躺着上百条在这里倾覆的沉船。那一刻,梁红心里只有敬畏。

  旅行,对于我们是一场修行

  2015年6月,驱车5000公里前往阿富汗,利用建筑投影技术,成功还原被塔利班炸毁的世界文化遗产巴米扬大佛,是张昕宇和梁红很得意的“壮举”。他们至今还记得,大佛在黑暗里被点亮的那一刻,现场上千名阿富汗人欢呼、唱歌、起舞,对着他们竖起大拇指,站在安装投影仪的10米高的脚手架上,张昕宇也流泪了。

  这些年,他们在南非用氢气球飞行纪念曼德拉,为巴基斯坦孩子送去中国风筝,帮助伊拉克国家博物馆扫描乌尔古城,哪怕只是在南非的贫民窟为当地人做一顿西红柿炖牛腩,“我们想让这世界变得更好一些,力量很小,也尽己所能。”张昕宇说。

  2015年3月开始的中东之旅,“侣行”团队一路西行两万公里,穿越阿富汗、伊拉克、叙利亚、利比亚等中东国家,走遍了占地球80%的战乱国家。带枪的孩童、受伤的妇女、遍布的尸体、出逃的难民……在枪声就是背景音的索马里,恐怖袭击猝不及防,一个腿被炸烂的青年坐在剧院门口,被问到为何脸上还带着笑容,“至少我还活着。”他的回答让张昕宇和梁红终生难忘。

  10年来,夫妻俩把那些本来只存在于教科书和新闻里的、全世界最极端的地方,几乎都走了一遍。“旅行,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个修行的过程,更是一个修心的过程。”梁红说,走在路上,你开始有了不同的价值观,开始用不同的角度看世界。

  “我们生活的并不是一个和平的年代,只是我们很幸运生在一个和平的国家。”张昕宇说,护照越来越厚,飞行里程越来越多,此前积累的财富越来越少,身上积累的伤越来越多。但更深的改变,是来自心里,“开始出门时我们要挑战这个挑战那个,最后发现唯一能挑战的就是我们自己的内心。一路走来,我不再有那么大的脾气,梁红也不再有那么多的抱怨,这就是我们的成长”。

  最近有两个消息让夫妻俩特别开心,一个是被他们点亮的巴米扬大佛得到上百万美元的援助,大使馆请他们为筹备重建出谋划策,另一个是卢旺达一只刚出生的山地大猩猩宝宝,被当地政府以“侣行”命名,这是中国人第一次获此殊荣。

  “别人都说我们是土豪,这几年走下来,或许只剩‘土’,没有‘豪’了。”“侣行”数年,夫妻俩习惯了一边自嘲,一边“炫富”:“可我们收获太大了,全世界交了无数朋友,去哪个国家都能免费蹭一个星期的饭。”

  “侣粉”更是夫妻俩挂在嘴边的骄傲,除了从世界各地“人肉”回来的各种纪念品,工作室里堆满了粉丝们寄来的各种礼物,“侣行”团队里90%的员工都是曾经的粉丝。

  “人在不同阶段会有不同的梦想,下一个10年计划该忙活孩子的事儿了。”他俩甚至把孩子的名字都取好了,男的叫张梁洪宇,女的叫张梁红宇。但他们并不想停下行走的脚步。

  《侣行》变成了《我们的侣行》,张昕宇是为了送更多的年轻人抵达梦想之地。把陪他们环球飞行的运-12捐给了航空博物馆,张昕宇玩得更疯狂了,“2019年我们有更大的计划,把可以搭载两架舰载机的破冰船改造成一艘顶级科考船,带上最棒的中国极地科学家,还有和我们有共同志向的100多个网友,一起去北极完成国家级的科考项目。”

  《侣行》第一季并没有商业植入,一开始没人相信中国人能开帆船到南极,有广告商甚至问:“真死了怎么办?”俩人急了一路卖房子。第二季虽说开始有了冠名,但节目整体花费逐年飙升,现在破冰船和舰载机买回来了,但没有改装费,今后的加油和保养费用还不敢想呢,夫妻俩一边做外贸一边行走,“旅行只是我们的爱好,想把它做成生意就等着赔到姥姥家去吧。”梁红咯咯笑着,跟着她家无所不能的“神奇老张”,好像再大的困难也不是事儿了。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吴晓东 文稿编辑:蒋韡薇 来源:中国青年报

责任编辑:熊真
返回首页>>
热图

排行

扫描二维码进入

“青年之声”微信

扫描二维码进入

中国青年网微博

扫描二维码进入

"畅想星声"全国大学生

网络歌唱大赛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