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看点|娱乐|财经|舆情|教育|第一书记网|地方|发现|游戏|汽车
首页>>公益 > 文字头条 >>  正文

救过150多条人命的"西湖捞哥"病倒了

发稿时间:2018-08-02 09:50:00 来源:“浙江新闻”微信公号 中国青年网

  原标题:救过150多条人命的“西湖捞哥”病倒了,此前一直在加班

  7月30日,一则“西湖捞哥”脑梗住院的消息在记者的微信朋友圈里传开了。熟悉“捞哥”的人都震惊不已,“这么好一个人,可千万别有事啊!”

  “西湖捞哥”周翔军还不到58岁,今年是他待在杭州西湖水上派出所的第17年。17年间,他救起了150多条人命,捞出的手机总价超过100多万元。“西湖捞哥”的江湖名号,逐渐为人熟知。

  三伏天的杭州酷热难耐,周翔军依旧坚守在工作一线,除了日常在西湖水域巡逻外,他还时常需要忍受高温,趴在近50℃的地面上帮游客打捞贵重物品。

  据统计,截至目前,周翔军在西湖里打捞的物品,光手机加起来总价值就有100余万。

  “西湖捞哥”病倒了

  7月30日中午,记者来到杭州市第一人民医院,人来人往的神经内科病房内,周翔军躺卧在床上,挂着吊针。

  “女儿啊,这次爸爸要失信了,没办法去接你了。”电话里,周翔军跟即将回国的女儿这样说道,神情不免有些低落和愧疚。“女儿25岁了,在国外工作,这次是回来看我们的。我前几天刚和她说好,要去机场接她。”

  病床上的“西湖捞哥”看完工作信息,正在思考怎么解决。 本文图片均来自“浙江新闻”微信公众号

  平时那么精神的“西湖捞哥”,怎么会病倒了?

  三伏天里,酷暑难耐。病发前的两周,周翔军一直在加班工作。“水面温度比地面还要高,我执勤的船上,一进去马上全身湿透,船舱顶部的皮革都被太阳烤得脱落了。”周翔军说。

  最初的病征出现在7月25日上午,同事打电话找他要工作材料,他正答应着,突然感觉自己的右半身不太对劲。“我以为是一时的颈椎不好。”周翔军说,“毕竟我可是达标海军潜水兵的身体素质,哪里想到会这么严重。”

  7月26日,他依旧正常值班。7月27日清晨四点半,妻子叫他起来晨练,但他却起不来了。两个小时后起床,他站起来就摔了一跤。“腿脚完全不听使唤,右半边身体包括脸部在内,全麻了。”周翔军说。

  “当时,我的嘴里只能发出‘嗯嗯’的声音,还控制不住地流口水,右手也是拿什么掉什么。”夫妻俩终于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赶紧到医院就诊。

  医生问他:“你这个症状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没多久,十几个小时吧。”周翔军答道。

  “那还好,你这个症状要是拖着超过30个小时,问题就大了。”医生刚说完,周翔军心里一阵发虚——从25日下午脑梗病症产生到27日清晨住进医院,这期间可远不止十几个小时啊!这算是一种幸运么?他不敢多想。

  “西湖捞哥”的坚守

  “西湖捞哥”的故事,源于多年前一位抗战老兵把手机掉入西湖的一次意外。为了寻回老兵在手机中的回忆,周翔军跳入水中打捞了一个多小时,尽管手脚被划破,却无果而归。老兵的情怀最终没能寻回,这件事情却成为了周翔军的原动力,一捞就再没有停下来。

  “其实按照相关规定,捞手机这样的事情,属于非警务服务,但一句‘有困难找警察’,就让我们义不容辞。”周翔军说,“而且现在的智能手机动辄几千元,游客掉了都很心疼,总要找找看。多的时候,我一天就要捞个四五部。”

  起先,周翔军都会穿着潜水服下水打捞。“有时候水很冷,水下情况也复杂,搞得不是脚破就是手破。”

  于是近几年,周翔军慢慢研究出了个“打捞神器”:一根细长的不锈钢空心杆,底部焊接一块强力磁铁,配合网兜使用。由他研发自制的第一代和第三代打捞杆分别获得了外观设计、实用新型专利证书。

  “西湖捞哥”和他的“打捞神器” 资料照片

  十多年来,除了捞手机,救援、治安等职责内的事,周翔军也都尽责完成。在他看来,救人也是慢慢积累经验的过程,他逐渐学会了与不同的人对话。

  “有时候救起来的人要走了,我就自掏腰包给他一点路费,或者送他到火车站。他们感受到温暖后,就不太会有再次轻生的念头了。”

  “西湖捞哥”不退休

  现在,平日里精神抖擞、热情洋溢的西湖捞哥躺在了病床上。医生说,他至少还得住院观察10至15天,出院后还有一段恢复期。

  如今的他,讲起话来精神依旧,只是动作仿佛受到了阻滞。就连从床上坐起身来吃饭,也需要妻子在后面支撑着把他搀扶起来。

  捞哥勉强抬起右手,期待自己可以早日重返工作岗位

  卧床这些天,周翔军的手机依旧不离身。工作的事情桩桩件件在心头,实在放心不下。他躺在床上,支起脑袋翻看着工作群里的信息,跟记者聊着这个事情应该如何处理,那个事情还有什么难处……一旁的妻子默默地为他停掉了输液,吊袋里没药了,得叫护士来换。

  平日里在船上执勤时,爱开玩笑的“捞哥”经常对乘客“炫耀”自己的一头乌发,“我这都不带染的,身体好心情好,头发自然好。”如今在病床上躺了3天不到,“捞哥”已经觉得有些憋闷,“我这个人,还是回到工作岗位上开心。”他轻轻叹了口气。

  记者问他,以后退休了准备做什么?周翔军说:“我只是不穿警服了,‘西湖捞哥’可不会退休!”

责任编辑:熊真
加载更多新闻
热门排行
热 词
热 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