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青年网

公益

首页 >> 公益新闻 >> 正文

武汉中心 他们这样把救援物资送抵“生死前线”

发稿时间:2020-02-14 10:06:00 来源: 中国青年网

  中国青年网北京2月13日电(记者刘尚君)战胜疫情,救援物资是紧要的关键。它们从四面八方涌进武汉,被运送到生死前线去,这中间还有很多路要走、步骤要做,需要很多力量的协助。私家车主就是这力量的一部分,他们志愿参与发挥群众作用,在武汉市区建立了运送物资车队,源源不断地向一线定点医院输送物资。

  余涛是武汉汉阳区志愿车队的负责人。车队从大年初二“接单”开始,几乎每天都在“出车”状态。活跃在微信群里的44名队友,共接力完成了36450套防护服、10万支口罩、80箱羽绒服、1000箱泡面、2000箱饼干、500升消毒水的配送任务。

  特殊时期,能为这个城市做点什么?对于这些私家车主而言,“跑车”成为了他们“挽救”武汉的真切表达和最实际的行动。他们每天在空城里穿梭,来往于医院,惧怕病毒又无畏病毒,经历着武汉每一刻重要节点,或是每一份微小改变。

  以下为车队志愿者口述:

  余涛:能出来已经很不容易了

  1月23日,一觉醒来,武汉“封城”(1月23日10时起,武汉关闭离汉通道。记者注)。我才真正意识到,情况严重了。

  我是武汉人,今年26岁。2013年,我去新疆当了两年坦克兵,15年退役后回到家乡工作。除了在外当兵这两年,我从没离开过武汉。从那天起,疫情正让我的家乡经历着从来没有过的危机感,至少我感觉是这样的,这座城市空了,氛围低沉,是武汉不该有的宁静。

  1月24日,大年三十,我在朋友圈看到武汉志愿者接送医务人员上下班的信息,也想参与进来,询问朋友后,当天晚上,我就进了一个叫做“医护人员接送安心车队”的群。

  1月25日,大年初一。 下午2:00左右,群里有位叫璐璐的志愿者发出了汉阳区物资运输的求助贴。我立刻回复了一条:我是汉阳这边的司机,有需要的请联系我。

  此时,有很多社会捐赠的救援物资正在涌向武汉,由于交通管制,运输车只能停靠在离市区较远的城边。救援物资的卸货、清点、配送等工作急需社会力量支持。而最快能参与进来的,就是这些志愿的私家车主。

  汉阳运送物资志愿群。受访对象供图

  在和璐璐对接好车型、时间、分工后,我被分配到汉阳车队里。我组建了“汉阳运送物资志愿者”群,把身边愿意帮忙的兄弟拉进来,把“医护人员接送安心车队”接过单的司机陆续邀请进来,群里很快进行了实名制。我们尽量不接送医护人员,先保证把急需的物资配送到前线。

  1月26日,大年初二,车队接单了配送任务。第一个任务是运送3000套防护服到汉口的四家定点医院。第二个任务是大单,当晚11:50前往武汉三环边上的自贸城接20万支口罩和300箱防护服(每箱50套)。我们事先备了四辆私家车,但运力远远不够,又在群里发出任务贴呼吁支援,组成了13辆车的大车队。

  自贸城停满了接货的私家车。受访对象供图

  还没到接货时间,港贸城已经聚集了很多车辆,四个车道都被挤满了,有物流的运输车、医院的救护车,最多的还是私家车,都是武昌区、汉口区、青山区和江夏区等各区组织来的车队。第一次出活,我们都没经验。运输车一来大家一哄而上,抢着拿货。一趟车没赶上,就要再等下辆车进港。场面有些乱了。我们等到后半夜才拉上货。

  1月27日,大年初三,深夜11点,一批大规模救援物资抵达自贸城,急需运送到市区。这批货物有隔离服41箱(共3000套),口罩40箱(每箱2400支),防护服300箱(每箱50件),要分别送往11家医院,共需要私家车近60辆,我们汉阳区来了15辆。

  我和车队商量提前1小时到港贸城,只要有车进来,我们和各区的兄弟车队把货卸了,再整理物资,按照清单分配。有武昌区的物资,就问武昌车队来没来。有汉口的,就喊下汉口车队。虽然谁也不认识谁,但大家心都在一件事情上,整个的过程配合得非常顺利。我们的车队几乎干了整个通宵。第二天凌晨5点,我开着最后一辆物资车离开港贸城,驶向正在建设中的火神山医院。

   车队志愿者帮忙卸货。受访对象供图

  车队队员很多都是90后的。我们相聚的初衷很简单,与其在家待着不如出去做点实事,哪怕是冒着风险。

  我们穿着防护服运送物资,尽量无接触配送,把货卸在医院外,对接的医生用平板车把货拉走,填好回执拍照反馈到群里,不多逗留。我很怕在这个过程中会出现哪怕一点点的纰漏,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

  我不怕感染,我当过兵,我相信自己的抵抗力,我怕其他司机被感染。我们连续在外面跑了十几天,每天都有任务,好几次通宵连轴转。卸货、搬运,一次任务下来,大家身上溻着汗,我怕他们感冒。从决定要做这件事情起,队员之间就在互相提醒,做好防护,咱帮忙绝不帮倒忙。进入疫情第二个14天潜伏期的时候,有个队员出现了低烧症状,我立刻叫停了任务,全队在家休整。好在他是累到了,并无大碍。

  抵达武汉的防护物资。受访对象供图

  现在,我们这个微信群一共活跃着44名车主。之前,有个朋友出车,他妈妈哭着反对。他发短信给我,说:对不起,你们要加油。我回复:“都能理解……”。

  真的,他们能出来已经很不容易了。

  朱鹏:再困难还有一群人顶着

  我和余涛一样,都是退役军人。当兵的时候没能为国家做多大贡献,现在我的城市出现了问题,觉得作为一名退役军人,这个时候应该挺身而出,尽己所能去做些什么。所以,我第一时间加入了车队。

  疫情暴发以来,我去过一次医院,说实话有点畏惧。但在跑车过程中经历的几个感动瞬间,都发生在医院里。

  初四的凌晨,我们配送15箱防护服(每箱50套)发往武汉市第三医院光谷院区。我、余涛和其他志愿者一起将货物搬到了医院内。路过一个医生办公室,隔着窗户,看见八位医护人员躺在地板上睡着了。他们还穿着防护服,彼此紧紧挨着,蜷缩在办公室不宽绰的过道里。我们拿手机拍下了这一幕。

   身穿防护服和衣而眠的医护人员。受访对象供图

  我想,这就是武汉最真实的情形,大家都置身其中,只是相对于在前线与疫情正面较量的医护人员来说,我们这样的个人已不算什么了。

  还有一次晚上8点,我送物资到武汉市第五医院。有个对接的女医生没接物资,人就先跑开了。我当时莫名其妙,心想这是干嘛。也就不到2分钟,她从医院跑出来,手上拿着两桶泡面。“我们这没有很多好吃的,唯一能在路上吃的就是这个了。这么晚了,我想你肯定没吃饭。”她边说边把泡面塞给我。从下午到晚上忙活了六七个小时,之前没觉得,可就被她这么一说,我还真饿了。

  我们做这件事情不图名不图利,也从来没想过在这样紧张的情况下被别人照顾。我和这位医生见面也就不过两分钟,也许第三分钟就是不会再见的路人,但她还想着我,心里挺温暖的。现在回想一下,这种被考虑、被需要、被认可的存在感,就是我们坚持下去的动力吧。

   车队完成的派送订单。受访对象供图

  还有我的家人。我出来跑活,他们内心是支持的,但从不表达,都是默默地做事。我爸,大年初三跑了好多家药店,买不到莲花清瘟等对症药,就买了很多抗病毒口服液,每天逼着我喝。女朋友起初反对过我,后来同意了,甚至车队人手不够的时候,主动和我一起出车。我哥们开玩笑问她:你一女孩瞎跑什么,这又不好玩?她只说了一句话:朱鹏在这里,要病我们一起病。

  前两天,哥们将这段对话转述给我。我听完只有一个想法:这姑娘,这辈子娶了!

  这是我们的武汉。不管疫情什么时候散去,也不管还有什么再困难的事情,还有一群人顶着。一定会好起来。

  赵景荣:路上跑着最踏实

  初三清晨,我完成了最后一单任务。开车回家的路上,外面几乎看不到人,看不到车,街边只有零星的便利店和药店门还开着。毫不夸张地说,现在的早上六七点就像以前的半夜三四点。

  我们的车队除了一辆依维柯外,大部分都是小轿车,一个小轿车平均能放10箱左右的货物。每单任务要配送多家医院,我们最多把车队分为三组,尽量避免放单行动,这样做是想着大家路上有照应,而且方便交警和志愿者查车,不添麻烦。

  余涛的朋友圈。受访对象供图

  通常,车队每晚在群里发布第二天的配送安排。但任务是没有时间点的。我记得很清楚,有一次,车队中午集合去三个不同的地方托运物资,分别配送到不同的医院,一趟车搞完后已经是晚上六七点。刚到家,群里又来了消息,晚上有一大批物资抵达武汉,马上就要出发。任务很急,但群里很快有了回应,没问题,说几点,马上走。这个时候,大家一起做事,反倒不需要太多言语,就像吃过很多次饭,喝过酒,能聊天的朋友。

  志愿车队女车主比较少,我是我见过的几个车队中唯一的一个。在路上跑了13天,忙碌、疲惫,高度亢奋的状态让我无暇顾及对疫情的恐惧。突然停下来休息,每天接收铺天盖地的疫情信息,这种恐惧感倒来支配我了。尤其是得知有位志愿者牺牲在工作岗位上后,心态发生了改变。以前出车,我毫不犹豫说走就走,现在去到哪里,我会想一想。

  但如果有任务需要我,我想也没问题。毕竟对我来说,在路上跑车要比在家待着更踏实。

责任编辑:李婧怡
版权声明: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中国青年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如需授权,点击